在 Scuba Junkie 考潜水长的时光


注:潜水长,英文 Divemaster,简称 DM,正在参加课程但未毕业的叫DMT(Divemaster Trainee),毕业后才被称为 DM。

当我还是 AOW 潜水员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入门潜水了。当我成为 DM 了,我才觉得自己真正入门了。

在写 2017 OKR 的时候,提到说要尝试想要做的事情,而考潜水长就是其中一项。潜水长课程是跨入休闲水肺潜水专业等级的第一步,潜水长有资格督导潜水活动,并能协助教练辅助潜水学员。要参加 Divemaster 课程,必须:年满18岁;PADI 救援潜水员;过去24个月内,完成 EFR 课程(紧急情况救护课程);至少已有 40 次潜水,课程结束至少达到 60 次;身体健康,过去 12 个月内经医师评估并证明健康状况适合潜水。

在墨尔本的时候,没有找到当地的工作,随着天气渐冷,萌生了离开南半球避寒的想法,正好利用冬天的时间考潜水长。当时在墨尔本跟我一起住的一位朋友就是 DM,他给我推荐了仙本那的 Scuba Junkie。加起来在 Scuba Junkie 待一个多月,SJ 的人们教会和影响了我很多,他们对待潜水和海洋的态度非常认真,围绕潜水做了很多保护环境的项目,他们让我明白潜水不仅仅是一个爱好,让我对人类和海洋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我至今依然想念那段日子。

Scuba Junkie 位于马来西亚仙本那(Semporna),原本只是马来西亚一座小渔村,现在已逐渐发展成了著名的旅游中心。即便如此,第一次到仙本那还是免不了失望的,因为还只是个很破的小镇。虽然建起了一些楼房,可是马路上很多垃圾,很多流浪狗,路上还有小朋友会乞讨,码头也很脏,海面飘着垃圾。之所以成为旅游胜地,是因为附近海域有众多大大小小的海岛,邦邦岛、马达京岛、卡帕莱岛和马布岛,还有著名的诗巴丹岛。Scuba Junkie 在马布岛上有度假村,每天的潜水活动主要也在马布(Mabul)岛,其次是卡帕莱岛。

仙本那附近的海域目前面临过度捕捞、炸鱼、塑料袋污染、无计划的旅游业发展等等的生态问题。Scuba Junkie 在这些问题的处理上,一直是出色的榜样。实行垃圾分类;餐饮不提供海鲜;定期组织 beach clean, reef clean 活动;建立海龟孵化、康复中心;组织各种活动宣传环保和募捐;等等。Scuba Junkie 的人们一直在默默付出着,如果没有这些项目和活动,那它跟其他潜店没有什么区别。

准备

7 月之前,我还是一个只有十几潜经验的 AOW 潜水员。在参加潜水长课程之前,我需要成为救援潜水员(Rescue Diver)并且达到 40 潜。另外签证也是一个问题,中国公民持旅游签在马来西亚最多逗留 30 天,而 Divemaster 课程需要 4 周,这意味我在课程开始前需要先出境,然后在课程开始前一天再入境,最后在课程结束的第二天离境。EFR、救援和刷瓶数都是在 Scuba Junkie,接着我去了一趟巴厘岛。

我的 Rescue Buddy 是同样来自中国的 Cybill,Sam 是我们的 EFR 教练,而 Bella 则是我们的 Rescue 教练,这一对教练 couple 在这两个月里给予和教会了我一生受用的很多技巧和知识,他们是我最想感谢的人。

在上救援课程前,需要在 EFR 课程中学会一些急救技巧,包括心肺复苏、伤口处理等。救援课程一共 3 天,1 天理论 + 2 天实践。这两天的实践是非常累的,需要练习的内容非常多,需要一整天都泡在水里,内容包括水面和水下的救援。水下需要练习不同方法的搜索失踪潜水员(Missing Diver ),对潜水员在水下出现恐慌等情况要及时发现和处理,以及把昏迷潜水员从水下带到水面。水面的救援要处理潜水员疲倦、恐慌、溺水等,最累的还是水面救援昏迷潜水员(Unresponsive Diver at the Surface),你需要尽快建立正浮力(establish buoyancy),判断有无呼吸(按最坏情况假设:没有呼吸),大声呼救(call for help),接着一边往岸边拖拽一边做人工呼吸(rescue breathing),同时还要慢慢解开装备(equipment removal),到达岸边之后背上岸,然后做心肺复苏(CPR),最后输氧。

之后的 fun dive 跟救援相比,轻松多了。可是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技巧要练,就是 trim。Trim 是一个在水里的姿势,来源于技术潜水,简单描述一下这个姿势:身体呈水平,肚子朝下,大腿与身体同一水平高度,膝盖弯曲,小腿与大腿大概成 90 度,脚蹼跟身体一样大致是水平的,双手往前伸,与身体同一高度或略微往下一点。

Trim

这个姿势非常重要,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不是一个 good diver,在潜水长课程里,下水的第一课 buoyancy dive 里就是练习 trim。为什么如此重要呢,因为这个姿势让你稍微摆动脚蹼就能够水平悬浮,调整身体角度就能靠近观察而不会碰到沙地或者珊瑚,再配合相应的踢腿,可以前进、后退、旋转,还不会扬起一片沙尘。

在考救援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这种初学者的自由泳式踢腿是多么不优雅了,尤其是搜索的时候,需要经常水平转 90 度,每次都非常狼狈。Bella 也有简单说过怎么做,可是到水里就完全不受控制了。一开始我先自己找来视频观摩,在床上练习姿势,第二天到了水里再练习,晚上再看视频,调整自己的姿势。这样好几天之后,渐渐找到了蛙踢和 trim 的感觉。

我有 8 天的 fun dive,救援课程安排在中间,所以当我第一天去潜水,是将近一年之后的第一次潜水,我表现得非常紧张,中途还跪到了沙地上。学潜水的时候教练都是让学员跪在沙地上练习的,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在潜水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沙地环境中,这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举动。上水之后,潜导 Azlan 跟我说不要那样做,我还记得那天潜水结束之后,他给我讲了很多,还回顾了我们看到的各种生物。那是我第一次觉得 Scuba Junkie 的人对待潜水的态度非常认真,后来我发现这里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在写 dive log 的时候,他们会告诉你怎么能做得更好,并且会很认真地翻着鱼类识别手册,告诉你刚刚看到了什么生物。在潜水长的课程里面就有教导,潜导最重要的任务是保证安全,其次是做一个榜样并且帮助别人提高水平,最后才是发现和展示水下的各种生物。

成为 DMT

潜水长课程并没有固定的学习期限,只要把课程内容都过一遍,理论、测试、潜水技巧、实践等都通过了即可毕业。涵盖的内容实在太多,有兴趣可以看 PADI 教练手册。Scuba Junkie 的 DMT 课程为时 4 周,Sam 是教练,我的 DMT buddy 是 Layla,后来课程进行到 2/3 的时候 Darci 也加入了,不过这是后话。非常凑巧的是这个月的 DMT 都是来自中国。

第一天 Sam 给我们讲了一下课程内容之后,带我们去了一次 fun dive,看看我们水平如何。那是第一次跟 Sam 潜水,我惊叹他一个 200 斤的胖子在水里的中性浮力控制得如此之好,后来发现他厉害的地方还有很多。当天还拿到了一个包,里面是教材、教练手册、潜水百科全书等等材料,这个包陪伴了整个月的学习,每当有疑问总会拿出材料翻阅。

第二天就是 buoyancy dive,用呼吸来控制浮力,在水中保持静止。听起来非常容易,吸气上升,吐气下降,保持好呼吸节奏就行了,可是想静止没有那么简单,别忘了还有水流,因此我们要学会向前、向后(reverse kick)、原地旋转(helicopter turn)。我们还会练习通过呼吸适应不同配重,Sam 拿着额外的 2kg 就像玩似的,而当他把这 2kg 放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确尽全力撑起我的肺都浮不起来。还好这些技巧都不是一天就要学会的,之后潜水时都可以慢慢体会和练习。

Sam 的技术是过硬的。忘了是第一还是第二次练习 skill circuit,他给我们示范 fin pivots,标准的示范结束,他让我们注意看他的低压管才发现管子根本就没有连到 BCD,他其实根本没有往 BCD 里面充气,但是一样可以完成。上岸之后他说:See? You can cheat. 后来知道他的 BCD inflator 有时候会卡死,所以他一般都会拔掉 low pressure hose。他会提醒我们脱下配重之后要紧贴身体,因为我们只是 2kg 的配重,万一学生是 6kg 的配重,不可能向你们这样让配重离开身体太远,他还会常常说 2kg 的配重他在水里可以甩起来。

作为 DMT,每天都是以搬气瓶开始,洗装备结束,其实每个工作人员也是这样的。Scuba Junkie 的大家没有把我们当成顾客,而是把我们当成大家庭的一份子,让我们参与到潜店的运营当中。整个课程安排 4 周是非常合理的,这样不至于把内容压缩得很厉害,每天的训练内容很充实但是又不至于把人累垮。虽然这样,4 周的时间还是刚好够而已。最开始的一周,每天需要看理论准备考试,练习游泳,紧接着是 mapping 作业,每天都累得早早睡下。慢慢适应这种强度之后,晚上才有心情看看书上上网,或者散步到隔壁潜店去买冰淇淋。

Sam 是很热爱潜水的,如果他看到了很酷的东西,听他讲起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他兴奋的样子,眼里甚至放出光芒。有次他听说某个潜点出现了一条很罕见的鱼,他拜托别人去寻找确认,休息的时候自己也去寻找,无果。结果没过两天,又有人发现,于是我们暂停练习,跳上了船跟着出去,结果真的被他找到了,然后一群人围着欣赏和各种拍照。

4 周里发生过太多 funny 的事情,尤其到了后面,最后是水肺复习和体验潜水的模拟教学,这时 Sam 会换一个人格,摇身一变成为我们的学生。当时这时候 Sam 已经不是 Sam,他可能是一个完全没有潜水经验的人,也可能是一个多年没有潜水还超级自负的人,甚至还自带口音。有一次当浓重的印度口音从他嘴里出来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才憋住不笑。Sam 似乎非常享受这样的演戏,严肃对待不会笑场,我和 Buddy 私下都说 Sam 真是入戏太深了。最难搞的当然是体验潜水,因为你面对的人完全不会潜水的人,Sam 和 Bella 不仅是制造麻烦,完全就是在捣乱。如果某些知识你没有跟他们讲解清楚,那么麻烦就来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我讲解完 Sam 露出猥琐的笑容说了声:这下好玩了(This is going to be a lot of fun.)。 他们会嫌弃装备,会乱穿装备,会不听话掉进水里溺水,会假装看不懂你的手势,甚至在水里就自顾地游开,你必须非常快速地反应过来并处理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练习结束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这个过程确实是最有趣的,也出了一些梗,变成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最后一天跟 Sam 和 Bella 吃饭,说起这些有趣的事情,还能笑出眼泪。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

Dave 和 Cat 是 SJ 另一对有趣的 couple。课程第一天就有 Dave 讲海洋保护等的知识,他滔滔不绝讲了很多,Sam 还说如果有不认识的鱼或生物,问 Dave 就对了。Dave 讲了很多他在 Scuba Junkie 的项目,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我佩服他们在默默付出,感激他们为环境保护所付出的一切。在同一天见到了 Cat,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们是 couple,她问我们 DMT 第一天过得怎样,还说如果 Dave 说太多了,叫他闭嘴的就行了。

过了几天,Dave 让我和 buddy 帮忙翻译关于海龟孵化和康复中心的宣传海报,他觉得中国游客的比例不少,应该有一份中文版本的。关于这个海龟孵化和康复中心,我也是后来才慢慢去了解。海龟蛋是统一孵化的,当地居民看到海龟产卵之后,就会跟工作人员报告,然后由受过培训的人把海龟蛋转移到孵化中心,提供信息的当地居民会得到奖励,而这些钱来自于「收养」海龟的人们。Scuba Junkie 推出了收养海龟计划,捐助者会得到命名海龟的机会,而钱则用户回馈当地居民,Dave 说要让当地居民参与进来,才能更好地保护。

8 月里,一共孵化了 2 批海龟,孵化出来之后,他们会在海滩上放生。我错过了第一批,幸好在最后一周里等到了第二批。那天傍晚大家聚集在海滩上,Cat 拿着蓝色的盆,里面是刚刚破壳的小海龟,当她把海龟倒在海滩上,小家伙马上竞相奔向大海,样子十分可爱。

潜水长课程包含两天的 Fish ID,一共 2 个 lecture 和 5 次潜水,分别由 Dave 和 Cat 教授。不得不说,经过 Dave 讲解之后分辨鱼类的时候一下子清晰多了。Dave 还分享了好多关于海洋生物的有趣的事实,例如 Bat fish 喜欢海龟的便便,海兔是雌雄同体交配之后双双受精,有的 Eel 会躲在海参的菊花里面,等等。关于海底的世界,我们不知道的还很多,也比我们知道的有趣得多。

拍照的时候我们已经习惯了展现最美的一面,然后事实是各种垃圾正在侵占地球,连海底也不能幸免,潜水的时候面对海底各种塑料垃圾,非常无奈,而帮我们承担罪过的则是海里的生物。Scuba Junkie 定期会组织清洁海滩和海底礁石,然后我们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但是我依然很感激 Dave 和 Cat 所做的一切。

成为 DM

最后几天在愉快的氛围中度过,到了最后一天,重头戏是 stress test 和 snorkel test。这两个都不是 PADI 手册的训练内容,但是已经成为了潜水长课程的一部分。Stress test 要在各种干扰下,共用一个呼吸头并完成装备交换。Sam 给了3 个难度,并事先说明 hard 模式是不可能完成的,甚至坚持不了 30s。我的两位 buddy 先下水,我留在岸上。她们选择了中等难度,结果 Layla 下水没多久就因为被关气瓶而发生恐慌而呛水。事后她回忆说那是极其恐怖的一刻,再也不愿经历。由于剩下我一个人,所以 Layla 陪我再做了一次,这次我们选择了最简单的模式,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做到,面对拉扯脚蹼、BCD 充气、扔沙子、摘面镜等等,保持冷静已经很不容易,最后还是 Sam 仁慈地降低难度才让我们完成。

晚饭前,我又来到沙滩上散步,很多小孩和年轻人在踢球或打排球,天色还很亮,海风徐徐。晚饭前的这段时间是难得的放松时间,当我开始习惯这种在纯粹的潜水生活,却马上要离开了。

Snorkel test 是 Divemaster 的毕业仪式。Stress test 只是让教练在课程的最后娱乐一下,而 Snorkel test 才是大家最期待的节目。其实没有想象中恐怖,当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大家围在面前,脑海快速闪过真个月经历的片段,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快就来到最后一关。Sam 在介绍规则,大家看起来都很轻松,我戴上 mask 和 snorkel,mask 被遮住了我什么都看不到,给同伴手势说可以开始,然后人群就欢呼起来。一桶有啤酒、威士忌、各种水果搅拌而成的混合物,通过 snorkel 哗啦啦灌进肚子。味道不是很好,但是都被我咽下去了,连同这个月所有的辛苦和汗水。

从此成为一名真正的 Divemaster!

一些照片

DM

DM

DM

DM

DM

DM

DM

DM

DM

感谢 Sam 和 Bella,以及我的 buddy: Cybill, Layla, Darci,和 SJ 的大家。下次海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