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行


开学时间比较早,所以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因此我才选择了北京————哈尔滨这条线路。说实话,这条线路根本算不上有名的骑行线路,我选择它是因为距离合适,而吉林和黑龙江又是我没有去过的省份,仅此而已。

我在第一天就遇到了些问题而临时改变了路线,我知道接下去的路也不会一直顺利,那天晚上看完羽毛球世锦赛的林李之战后,天空电闪雷鸣,旅馆停电了,黑暗中我独自坐在床上,就是那时开始觉得,一个的旅程注定是孤独的,而这孤独,只能独自忍受。

七夕的那天,我到达葫芦岛市区。晚上走在街头,站在人流中,那是种难以名状的感觉,置身闹市,那喧嚣却感觉那么遥远,全世界似乎与你无关,没人认识你,没人在乎你,没人知道你饥肠辘辘,也没人知道你双腿酸痛。那时的我,已经开始习惯这种孤独。

我并没有坚持骑到哈尔滨。那天从沈阳出发,早上遇到下雨,雨大的时候就找个地方躲雨,雨小了就继续出发。雨下得并不大,但是路面有积水,我的鞋很快就湿透了,轮子带起来的泥沙,也甩了我一身。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中午才铁岭市,铁岭市内,已经成了一片泽国。我知道当天已经不可能赶到四平了,而天空还是阴沉的,对于下午的天气,心里很没底。我在铁岭坐上了开往长春方向的火车,那100+km/h的速度,那狭窄的座椅,那刚冲的咖啡,让我感觉无比幸福。随着列车往北,看着车窗外被淹的玉米田,看着那浑浊的湍流,让我萌生了退意。本来计划到长春再作打算,临时又决定一路坐到哈尔滨。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那天早上我还在想能不能到达四平,而晚上,我却已经身在哈尔滨,旅行就是这样充满了意外。到达哈尔滨是晚上十点多,那时的街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车也很少。雨后的哈尔滨空气清新,街道整洁,我骑车狂奔在哈尔滨的街头,早上淋雨的郁闷一扫而光。不知怎么地,我一下就爱上哈尔滨这个城市。我会永远记得这个晚上飞奔的哈尔滨街头的感觉,不是到达的喜悦,不是被迫坐火车的无奈,只是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让我觉得青春就应该这样:无拘无束但却有一个目标,你在踏实地前行着。

第二天在哈尔滨街头溜达,越发地喜欢哈尔滨这个城市。街道整洁舒服,房屋精美却又朴实,风格不一,错落有致。晚上一个人走在街头,忽然马路对面传来熟悉的《光辉岁月》,于是走过去,付了钱,然后倚着栏杆,静静地听。从《光辉岁月》到《海阔天空》再到《灰色轨迹》,想到彼此都是独自在异乡,不由得思绪万千。

在沈阳,遇到了来自的香港的两位同龄人。晚上坐在青旅的沙发上聊了两小时,交流了很多关于大陆和香港的看法。他们看到大陆居然还有捡破烂的老人,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已经不再去想在国内吃到食品是否安全卫生;他们见到了很多奇人奇事,领悟什么是「高手在民间」。 而在哈尔滨,睡在我下铺的是来自印度,在俄罗斯上学,主修医学的一位大学生。他几乎一点中文都不懂,于是我们几个在哈尔滨青旅同一屋子的几个年轻人,就带着他一起在哈尔滨闲逛。昨天在我回到北京后,他也来到了北京,准备坐飞机回俄罗斯。这两天带着他在北京转,也聊了很多。我给他讲中国的历史、社会、制度,讲中国one child policy、great fire wall,讲各种职业的收入情况、贫富差距,等等之类的,他也介绍了印度的一些情况。我们同一年出生,又同是大学生,自然有很多话题。

除了他们,旅途还遇到很多人。跟有着不同背景的人聊天,你会发现你的收获,远远比你从互联网得来要真切和深刻。所以,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