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南


列车驶出北京西,驰骋在夜色中,一路向南。

到达郑州时,天色还没亮。在火车站旁边买了条口香糖,放进嘴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买到了假货。我先去找强子,我的沙发主。等我好不容易坐上公交的时候,已经8点,天已经完全亮了,车上大多是无精打采的人们,随着公交车摇晃在郑州清晨的街道。强子住在邵庄,一个城中村。跟全国所有的城中村一样,脏乱差,但是衣食住行却又极其方便。放眼望去全是在发光的广告牌,街上的年轻人熙来攘往,我能感受到他们为生活付出的努力,以及一些无奈的挣扎。

郑州当天刮起了风,吹得漫天狂沙飞舞,我白天去了趟黄河博物馆就受不了只好回去在屋里待着。晚上强子买了大盘鸡和酒,于是两人坐在屋里从7点聊到了11点。天南地北聊了许多,到后来都是强子在说他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酒酣之时,强子眯着眼睛说:TMD理想是什么?理想是什么,其实我也在问自己。

武汉我也住了一晚沙发。沙发主一早要去上班,只好是前一晚住的Suna接待了我,陪她逛了一下东湖和武大,然后道别。接着一个人溜达到了省博,傍晚又到了江边,直到晚上回去才见到沙发主:落英,她也到过许多地方了,尤其偏爱西北。后来她说这是第一次接待男生,但又是最认真可靠的一位,因为我很早就联系还拍下身份证并且送了她一本书。能得到这样的肯定甚是高兴,每一个在路上的人,都渴望被认可。

在武汉的第二天开始上吐下泻,查了资料才知道是得了急性肠胃炎。只好抽半天出去逛逛,剩下的时间都待在青旅休息,后来又到了长沙,也是这样,东西也不敢乱吃。一个人虽然孤独,尤其病倒的时候,不过也是因为独自旅行,能让我take a break,能够好好想想下学期,想想毕业后的路。想想自己是否那么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旅途上还遇到很多人:在郑州开煲仔饭馆的汕尾大叔、在雕刻时光打工的女孩、准备回家过年在武汉上学的大学生、青旅同住一屋毕业要走新藏线的天津女孩、喝多了倒在沙发上哭的青旅工作人员、第一次坐硬座受不了那味道不过喜欢看书的湛江女生……

我喜欢这种,在路上时空快速变换的感觉,如此令人着迷。

火车载着我,一路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