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2. 尼泊尔


从拉萨去尼泊尔,通常大家都会选择在樟木过境。下午我拿到签证,就登上去尼泊尔的大巴,按照计划,第二天上午就能到达樟木然后直接过境。结果晚上因为前方突发情况而被迫滞留在检查站,到达樟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只好在樟木住了一晚再过境。也正因为滞留,在下午的时候,看到喜马拉雅山脉连绵的雪山。到达樟木前,海拔直接从五千多下降到两千多,景色从荒漠的高原变成茂密的丛林,空气也变得潮湿,并且刚好遇上浓雾,大巴穿行在仙境一样的山路上。进入尼泊尔后,就更加潮湿闷热了,从那以后,我的很多衣服便再没有拿出来穿过。

到达加德满都,第一印象是摩托车真多,并且交通混乱。后来在加都几天,更加印证了这点。除了 Taxi,小面包和中巴就是游客的主要出行方式了,车上通常会有一位小弟负责专门负责拉客和收钱,行驶的时候他们会挂在车门口,车还没停下就跳下去拉客,然后车子开动起来再跳上来,他们还会拍打车身告诉司机可以开车了,不浪费路上的任何时间。

印度教是尼泊尔最主要的宗教,也是印度教徒比例最多的国家。在这个庙比屋多的国度,佛眼的图案随处可见。

杜巴广场(Durbar Square)是加都的标志之一,在加德满都河谷的三个古城:加德满都、帕坦和巴德岗,都各有一个杜巴广场,是当年三个王国的王宫广场。在加都的那几天,每到晚上就到杜巴广场去逛,恰好那几天加都晚上都会下一阵雨,我们就坐在神庙下躲雨。一起躲雨还有很多人,然后卖棉花糖的小孩就会扛着一架子的棉花糖挨个推销,即使你不买,也可以跟他们聊上一阵子。还有碰到一些乞讨为生的流浪孩子,通常三五个一起,一眼就能谁是老大谁是小弟。后来在金边碰到更加揪心的一幕,几个孩子围着一个孩子谩骂、吐唾沫,我永远记得那个被围攻的女孩的眼神,无助但又坚定,她知道她不能哭,因为她用强大的内心对抗同伴的敌视。类似的情况在路上还有很多,每次看到他们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已经一副大人模样,非常心寒,他们过早地接触到现实社会的弱肉强食,只好像大人一样去面对这个现实世界的残酷。

有一次晚上逛完杜巴广场,在回去的路上听见音乐声,循声进去,看见一群男人在演奏他们传统的歌曲。虽然听不懂在唱什么,但是他们的声音非常动听,现场效果也非常棒,于是就坐下来静静欣赏。这里有一小段视频,如同伴所说,光头主唱实在太帅。

除了加都市区,在郊区的帕坦和巴德岗也有杜巴广场。在广场上坐着,看着周围精美的神庙,光是那些红转,就已经散发着历史的味道。

博卡拉是尼泊尔第二大城市,也是靠旅游业支撑起来的一个小镇。我在博卡拉住了 5 天,除了独自上山走走和玩滑翔伞,每天就是在小镇上面走走,喝杯咖啡吃点东西,还有在费瓦湖旁散步,看小孩游泳,看当地人打排球和踢球,当然我也会参与其中。

费瓦湖边有一个观景平台,天气晴朗的下午,总有小孩在戏水。他们几乎不会英文,只知道几个单词,例如 Come, Jump 之类,但这就够了。我跟着他们在平台上一次又一次地跳下,又或者一起游出去好远。蓝天白云下,风景真的很美,翠绿的树木,墨绿的湖水,还有蓝色的小舟,耳边是小孩子天真烂漫的笑声,加上暖暖的太阳,我愿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

到了傍晚,排球场和足球场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看着他们玩得十分开心,我也加入了他们,由于穿着拖鞋,只好赤脚上阵,但是场地是泥地,全是石子十分硌脚,加上场地不平整,所以第一次踢得并不好,导致后来再去踢球我都特地穿上鞋子。无论是在场边看还是上场一起踢,你无法不对他们表示佩服,他们当中只有部分人有球鞋,剩下的要么穿拖鞋要么赤脚,还有场地,不但不平整,甚至不是矩形,边线都是根据地形而定的,两块石头一放就变成了球门,这些都丝毫没有影响他们踢球的快乐。

一次踢球的时候认识了 Sandesh。跟他聊过的话很多都忘记了,但是唯独记得他问我在中国是不是每个学校都有一个 Stadium,我说不一定都有体育馆,但是足球场和篮球场一般都有。我们觉得最普通寻常的设施,也许在 Sandesh 的眼里都是奢望。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他正在练射门,一脚弧线球直挂死角。

有一次游泳的时候,正好有几位从加都过来博卡拉的尼泊尔人,后来第二天下午当我去游泳的时候,在路上又碰见了他们几个,然后就被他们邀请回去酒店喝酒,他们强烈建议我尝尝 Local Martini,既然他们这么热情,我也就欣然接受了。

他们买了两瓶 Martini,所谓 local,就是散装的,买的时候还得自己拿个水瓶去,接着又买了点花生和豆子下酒,就这样,一群人在酒店的天台喝着酒聊着天,他们也是大学生,我们彼此说着大学的生活,介绍各自国家的情况。当我刚到尼泊尔的时候,特此去维基百科了解尼泊尔最近几十年的发展情况,所以我对尼泊尔的了解超出了他们意料。我们还比较着两个国家的不同,虽然同为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还是有着很多不同,尤其在最近十几年,尼泊尔的政局发生了太多变化。

“Are you virgin?” “Yes I am” “Serious?” “Serious!” 我们这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微风吹过微醺的脸,时光她悄悄溜走。

从博卡拉回到加德满都后,我跟同伴打车回泰美尔,上车前我再三确认车费是 200 卢比。下车后我把车费给司机,但是司机却改口说是 300,理论了几句后我不爽了,看着司机愤怒地说,We had a deal, Dont lie to me. 然后背起包头也不回地走了。旅行当然不会一切顺利和充满美好,所有你要去接受因为这也是旅行的一部分,但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影响我的心情。

我不止一次被人问过:Do you like Nepal? 当然喜欢。尽管尼泊尔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但是那里民风淳朴,幸福感强,那些人和风景,都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