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3. 泰国


离开尼泊尔,飞往曼谷,中间经停印度 Delhi。新德里机场跟加德满都机场相比,豪华得多。候机的时候一边坐在舒服的椅子一边喝着咖啡,有种 back to civilization 的感觉。自离开西宁以来,就没有见过如此气派的建筑了。至于曼谷,那更是繁华闹市了。

飞机落地后办理签证,以为有 ATM 可以取款,结果没有,幸好有一些备用美金,办好落地签后直接奔赴传说中的考山路。早有耳闻考山路的夜夜笙歌,到了发现果然如此。路两旁几乎都是小吃和酒吧,还有餐厅和工艺品店,旅馆倒是不多。

第二天在皇宫和 Thammasat 大学附近转了转,体验了泰国的巴士和曼谷交通的拥堵。游览了一天,觉得曼谷再待一天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晚上搭乘长途巴士,去往春蓬,然后继续坐船,到了涛岛。

涛岛(Koh Tao)又名龟岛,有很多不错的初级潜点,所以这里潜水学校很多,是学习潜水的好地方。我来泰国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学习潜水。对潜水这项运动,早有耳闻,却一直不怎么了解,但是每每看到在海底拍摄的惊艳照片时就对海底世界心生向往。

抵达涛岛后,在码头看到海水清澈见底,可见这里的人民对环境的保护。我来之前就选好了两家潜水学校,而且每家潜水学校都会在码头拉客,所以我到了之后直接挑了一家,Ban’s Diving Resort,就直接到了店里,报名之后住下。

Ban’s 是涛岛最大的潜水学校,园区很大,有自己的餐厅,有两个泳池用作培训,和各种房间满足不同消费层次的游客。Ban’s 还有三艘蓝色的大船,每艘都能载好几十人同时出海潜水。最刺激莫过于入水时从船上跳下,船舷或船头离水面 1.5m—2m 的样子,在涛岛潜了 9 次水,也就是跳了 9 次,一次比一次放松,一次比一次享受。后来离开涛岛,总是想起站在船舷上面迈出去的那一刻。

Open Water 课程需要 4 天的学习,这一期一共是 8 人。我们的教练 Tommy 是广州人,个子不高但是很壮实,来涛岛当潜水教练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同时带我们的教练还有 Veena 和张乔,另外每次下水都有 DMT 陪着。

OW 前两天是理论学习和泳池练习。潜水是一项极限运动,有一定危险性,所以自己对自己在水下的安全负责。潜水的理论知识从装备的使用,到潜水疾病的成因,再到发生意外的处理办法等,有很多内容。我们需要看录像资料和教材,加上教练的讲解,最后还需要通过笔试。

除了理论课程,还需要在泳池学习装备使用。学习潜水不一定要会游泳,但是一定要不怕水。在适应了戴着脚蹼和面镜在水中活动之后,接着会学习装备的组装、检查和使用。下水前,除了自己检查一遍全身装备,还需要同伴之间互相检查,确保 double check 之后再下水。在水底,我们还要学习耳压平衡、面镜排水、呼吸头排水、更换呼吸头、共用气源、水下沟通手势、调整浮力等等。每一个技巧都是实用并且非常重要的,虽然不希望有一天自己会碰到意外,但是有备无患。

OW 一共有 4 潜,安排在第三、四天,每天两潜。Ban’s 的船是大船,船舷离水面比较高,因此我们需要「跨步式入水」。第一次站在船舷上很紧张的,心中想着入水后要充气,然后就迈出去了。后来一次又一次地跳下水,渐渐爱上那种感觉,越跳越兴奋。第一次潜水,Tommy 选择了水下 10m 左右的一块沙滩,然后复习在泳池练习过的技巧。我还记得第一次置身海底的兴奋和些许恐惧,说不上名字的各种热带鱼在身边游动,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自己的呼吸。由于是第一次下水,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身体,感觉特别笨拙。后来当慢慢适应和学会调整 BCD 和呼吸之后,就能自如畅游在海底。

OW 课程的潜水主要还是以学习技巧为主,还有模拟紧急情况,学习不同意外的处理方法。休闲潜水的一个特点是在水下的时间不超过最大免减压时间,也是就任何时间都可以上浮到水面,不需要做减压,所以如果发生意外而同伴又不在身边,可以随时上浮自救。当空气足够的时候,上浮之前我们还是会做「五米三分钟减压停留」的。

经过笔试和水下练习,教练准予毕业,然后就正式成为一名持证潜水员。OW 的最大深度是 18 米,而世界上很多很美的潜点,都在 18 米以下的,所以想要去更多的地方潜水,就要继续进阶学习,升到 AOW。

AOW 的课程没有固定的内容,因为 AOW 的作用只是多潜几次刷经验,当然我们教练会选取一些实用的内容例如深潜、导航、顶尖中性浮力。

AOW 课程只需两天,一共有 5 潜。第一天会有 3 潜,其中就包括最刺激的「夜潜」。之前每天的两潜都安排在上午,然后下午会是理论学习或者休息。夜潜的时候,会等到傍晚才出发,在夕阳中登船接着检查装备,然后就是静待太阳西沉,夜幕降临。

夜潜比平常多了一个装备——手电,因为需要手持手电,所以水下的手势也只能使用单手,另外手电要照着自己的手,不然同伴看不清你的手势。夜潜是非常刺激的,不像白天那样能够看清周围,你只能看清手电照到的地方,当黑暗笼罩的时候,肾上腺素激增,水下的世界很安静,只听到自己一下一下的呼吸。

其实并没有像少年派那样华丽的场景,而是一片漆黑,通过面镜,看到同伴们大大的眼睛,所有人都一样,兴奋而又紧张。当大家都在水底的沙滩站好之后,教练让大家把手电关闭,然后用手拨动海水,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水中有发光的浮游生物,它们只会在拨动海水的时候瞬间发亮,一旦停止,它们又回归黑暗。

适应水下的黑暗之后,教练开始带大家游动。跟白天相比,海胆多了不少,如果没控制好身体就容易被扎了。更多的鱼是静静待在缝隙中,大概是在休息,被我们打扰了实在不好意思。

夜潜虽然没有白天那样惊艳和美丽,但如 Veena 所说,夜潜是刺激而又浪漫的。

在涛岛学习潜水的生活,多了几分辛苦,少了一些闲情。只能在一天的课程结束才会放松下来,沿着海边,漫步在夕阳里,或者找个餐厅吃饭,饭后再沿着沙滩走回去。在晚上,一些餐厅和酒吧通常有表演,皮肤黝黑的当地少年在沙滩上,卖力地演出,前面有一个 tips box,他们甩动手中的道具,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庞,身上全是汗水,在火光照耀下格外锃亮。煤油烧完,沾上又继续,一遍又一遍,却很少博得人们的掌声。我拿着 kindle,坐在 ban’s 装备间门口的木梯上,听着涛声,数着星星,远远地看着。

夜潜那天晚上回来,Tommy、一个妹子和我一起吃饭,恰好那天他的家人也到涛岛去看望 Tommy,饭间聊起他以前的工作,以及为什么来涛岛教潜水。Tommy 真的非常热爱这项运动,于是把它变成了职业,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顺便把钱赚了,还有比这更好的吗。一路上遇到不少这样不走寻常路的人,是逃避还是热爱,而我,以后应该选择怎样的生活,我从未停止思考。

离开涛岛,就一路玩回曼谷去。因为某些原因,在春蓬待了三天,那几天里一遍一遍地刷街,却渐渐喜欢这个安静的地方。曼谷到涛岛,春蓬是必经的中转之地,但是绝大部分游客都只是短暂停留。春蓬很小,但是街道整洁、交通有序,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在考山路和涛岛,都是夜夜笙歌的生活,而到了春蓬,才得以去体验泰国人们本来的生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生活节奏很慢,待人接物很有礼貌。人们都是双手合十打招呼,甚至有时候付钱对方要先双手合十才接过钱。

春蓬的火车站虽小,但是很古朴,只有一个站台,估计一天也没有几趟火车。去华欣的火车很早,我们早早赶到火车站,却发现火车晚点了。八点的时候,我正好起身走动,忽然国歌响起,周围候车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再回头看看同行的伙伴,还在椅子上眯着,丝毫没有发觉。 火车很破,比国内的绿皮火车还要破,但是幸好票价便宜,也就无所谓了。后来发现当地人是免费乘坐的,又有种上当的感觉。

下一站是华欣,感觉是在意料之中的一个普通旅游城市,只待了一晚上,就出发回到曼谷,回到这个繁华的城市。在曼谷度过了一个周末,逛了周末市场,也去了暹罗广场,没有太多感觉和深刻印象,尽管这是整个毕业旅行中最繁华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