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4. 柬埔寨


飞机降落在暹粒机场,结果入境就被索贿,是一个老头,问我要 tips,见我没有反应,又用中文说「小费」,我继续装听不懂,僵持了几秒,他就盖上章把护照还给我了。

机场出来,没有公交,正规运营的只有的士和摩的,本来想在机场外面找人拼一辆 TukTuk,而 TukTuk 居然要价五美金/人,最后我只好选择了摩的。本来以为摩的是正规运营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结果摩的司机出来机场不久就把我卖给了一个不懂英语的老头。跟摩的司机僵持了五分钟无果,最后反复确认他跟老头说清楚我要去的旅馆,并且不会另外收费,幸好最后顺利把我送到目的地。坐在摩的后座,沿着新修的马路,往城里去。马路是新修的,路旁的树也是新栽的,车辆不多,但是有些混乱。而暹粒给我的第一感觉,就跟国内快速发展的城镇一样,整个城市似乎要大展拳脚,大刀阔斧地扩张。

事先只查好一家旅馆,结果客满。无奈在饿着肚子并且大中午的情况四处寻找旅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结果暂时不能入住,于是找了一家餐厅先填饱肚子,餐厅门口有一对红色的卡通人像吸引了我,后来我才知道去的餐厅正是有名的 The Red Piano,当年安吉丽娜·茱莉拍摄《古墓丽影》时曾在这里就餐。吃饭的时候利用餐厅的 WiFi 找到了一家旅馆,老板刚刚接手,并且换了名字,所以还不怎么出名,住客很少,甚至有两天只有我一个人。

旅馆的服务员小伙非常热心,永远有着最灿烂的笑容,只有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也不忘打扫房间。有时从外面回来之后,我通常跟他们聊几句再上楼。有时老板会向我介绍他的宏图大计,还有一次向我请教怎样推广他的旅馆,我顺手就给他推荐了 Airbnb。

到达暹粒的第二天,我没有去吴哥窟,而是先骑自行车去了 25km 外的地雷博物馆( Landmine Museum )。那天阳光很好,天很蓝,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路上几乎没有车,偶尔能碰到 TukTuk,估计也是去地雷博物馆的。路两旁是大片的农田,还有些小村庄,村子的人们大部分仍然居住在传统的吊脚楼,这是一个完全依赖旅游业的城市,一旦脱离旅游业,人们就只能回归农业社会。

博物馆很小,只有几个展厅,讲述了过去的战争以及后来 Aki Ra 的事迹。在上世纪的柬越战争和美越战争,柬埔寨饱受蹂躏,而当柬埔寨在连绵的战火里平静下来,地下仍有数百万地雷。 Aki Ra 从 1992 年开始排雷,至今 Aki Ra 和他的组织估计已经清除了 5 万个地雷或其 UXOs (Unexploded Ordnance)。

在博物馆门厅,就是 CNN 颁发 Aki Ra 的世界 10 大英雄纪念奖座。我到的时候,整个博物馆只有寥寥十来个游客。在其中一个展厅是播放相关的专题纪录片的,但是因为没有游客所以电视是关着的,我询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放给我观看,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她又说一句不知道什么话,然后做了一个手势让我坐下。后来得知她以为我是日本人所以用日语请我坐下,我告诉她我是中国人,她很惊讶地表示很少中国人会来这里。

「公元 802 年,由阇耶跋摩二世 (JayavarmanII) 建立吴哥王朝,至 1181 年阇耶跋摩七世,发展至最高峰,版图包括现今整个柬埔寨、部分泰国、老挝、缅甸及越南。最後于 1432 年被暹罗素可泰王朝入侵,弃城逃往森林,从此吴哥窟便于世上消失了五百年,直至 19 世纪中叶才重见天日。」1

参观吴哥窟,我只买了一天的门票,然后就骑着自行车在各个寺庙间穿梭。那时我对吴哥王朝的历史和吴哥窟的了解,都几乎为零。碰巧遇到身边有导游解说就蹭蹭,而更多的是让自己置身其中,去感受宏伟的建筑带来的震撼,以及建筑本身结合光影所带来的奇妙体验;感受浮雕的精美和自然的力量,感叹岁月的无情。

游览结束后,内心的兴趣一下被激起,上网查资料,然后知道了蒋勋的《吴哥之美》,后来在越南以及回国之后,陆陆续续听完才对整个吴哥历史有了一点了解,而且也知道了那些精美浮雕背后的故事,不知道的是什么时候才能再去看吴哥。

吴哥城在 15 世纪被废弃之后,经过了五百年才被人发现,那时吴哥城已经被茂密的丛林覆盖,有的寺庙甚至已经跟自然生长在一起,经过人们一点一点努力,才渐渐把吴哥从热带丛林中挖掘出来。印象最深的是塔普伦寺,是阇耶跋摩为纪念他母亲而建造的。塔普伦寺内,参天的大树已经跟寺庙长在一起,粗壮的树根盘绕在巨石上,浑然天成。

说起柬埔寨,红色高棉是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红色高棉政权成立于 1970 年,并于 1975 年攻占金边,建立民主柬埔寨政权,在那之后的 4 年里,红色高棉实行极左恐怖统治,全国五分一以上人口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原因,直到越南人民军攻占金边,才得以把赤棉的恶行公布出来。

在红色高棉执政期间,S-21 集中营至少关押过上万名囚犯。在红色高棉倒台之后,S-21 集中营作为赤柬大屠杀博物馆而重新开放,用于纪念在红色高棉政权残暴统治下遭受迫害的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纪念馆,房子基本都是空的,有的还保留一些简单的物品,而有的摆放着宣传板,上面诉说着这里过去的故事。

这次毕业旅行,一路上不停补充该国的历史知识。从泰国到柬埔寨,后来还去了越南,随着了解更多,我渐渐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在东南亚发生事情串起来。从美越战争到越柬战争再到中越战争,还有很多事情,原来它们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环环相扣。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知行合一,在路上才显得更有意义。

在金边的河边遇到一位阿姨搭讪,她说她的儿子要去中国留学了,向我询问了一些中国的情况,并邀请我第二天去家里作客,并且希望我能在她儿子在中国的时候适当给予帮助。

第二天到她家里,没有儿子、女儿,只有一男的,是她的 brother,说她的婆婆心脏不好去医院了,儿子和女儿一起陪去医院了。阿姨做饭去,我跟男的聊天,他说工作是在邮轮做荷官,他说饭后可以 show me,然后吃完饭要跟我玩 21 点,然后我拒绝。他们应该早看出我有准备了,因为我没有带随身携带的腰包,只随身带了十几美金。最后就是男的说买药,问我要钱了,因为身在人家家里没有办法,不能扯破脸皮,只好掏出 10 美金给了他们。他们也没有为难,最后还叫 tuktuk 司机送我回去。

这次受骗算是此行中唯一不愉快的经历。整个骗局比较高级,但也有疑点,只是我选择去相信,但我有所准备。前一天晚上回去的路上仔细琢磨跟阿姨的聊天内容发现有一些疑点,只是当时聊天的时候脑子不够用,后来冷静下来就能发现一些问题了。于是我也做了一些准备,例如不带贵重东西、把号码抄在手里、告诉旅馆的前台我的遭遇之类,然后想想我会遇到什么状况,最坏的遭遇又是什么,如果确实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我能不能接受。当我最后考虑清楚能够接受最坏的遭遇并且做好准备,我便赴约了。当然,预想中最坏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旅行也是会充满困难和危险的,这个世界会把善与恶都抛给你,所以要懂得分辨和处理。如果你一直以封闭的姿态抗拒这个世界,其实会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但是如果不懂得分辨善恶,又很容易让心灵甚至身体受到伤害。


  1. 吴哥王朝——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3262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