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 - 5. 越南


在金边的时候,我就纠结应该去老挝还是越南。我对越南的兴趣是大于老挝的,只是因为越南在年初发生过不友好的事情所以有所顾虑。于是我上微博找在越南旅行的人问问情况,后来在金边的旅馆也遇到了刚刚从越南过来的国人,才打消了顾虑,然后办签证,买车票,从金边坐车直接到了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是越南第二大城市,原名「西贡」,电影《情人》讲述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个城市。越南也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胡志明市与国内的许多大城市无异,就是摩托车比较多。马路上的摩托车大军,浩浩荡荡,没有红绿灯的地方根本没法过马路。

在大叻的时候,白天经过一档卖法棍的小摊,听到阿婆大声地跟旁边的阿公说着粤语,顿感好奇,由于刚刚吃过饭,实在不想再买吃的,心中默默记下位置,等到晚上再来。等我跟阿婆攀谈上,才得知她原是顺德人氏,上世纪 70 年代跟随父母移民过来。说着熟悉的粤语,甚是亲切,阿婆也明显高兴起来,讲了很多她在越南生活的事情,还介绍我尝尝旁边的豆浆和米粉。

后来在河内,在我离开的前一天,遇见一位香港人。在越南待了十几天,一直没有遇到国人,我本以为再不会遇到了,结果在河内老街,发现街边有只需 5000 一杯的啤酒,便决定坐下来喝一杯,于是遇到了这位香港的先生。他先是用英文问我 Janpanese or Korean,然后用普通话交流,最后发现粤语是大家的母语。交谈中聊到各自对历史的看法,也聊到前一天(2014-08-31)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选举行政区行政长官的条文,后来他还讲起了他父亲的遭遇。他父亲遭迫害关进去了,后来逃出来,在家里的帮助下偷渡到香港,帮人打黑工,慢慢改善生活,最后拿到居留权在香港定居下来。

这些偶遇,让我感叹缘分的神奇。纸上得来终觉浅,听着对方的讲述,我越发觉得人的命运在时局下,是多么虚无和飘渺。那些就发生在几十年前的事情,不管是政治还是战争,从前我只能从书本、网络去了解冰山一角,随着我渐渐耳闻目见,越来越觉得和平生活的可贵,也渐渐懂得权利需要自己争取。

在涛岛考了潜水证,在越南的时候,就寻思找个地方去 fun dive. 后来选择了芽庄,这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在潜店跟工作人员了解潜点基本情况时候,得知我来自中国,于是开玩笑地问我在中国潜水是不是把手伸出去就看不见了。

潜导是个越南人,一起的还有一对父子和刚刚考完证的 Alex。潜导会帮你把装备组装好,中途更换气瓶也不用自己动手,这就是考证和 fun dive 的区别,当然安全问题要自己保证,所以会自己检查一遍,然后 body check,再下水。

水下的世界,跟涛岛差不多,没有特别惊艳的地方,看到各种热带鱼、珊瑚、海兔,水流有些不稳定,温度变化也很大。唯一有惊无险是穿过一个数米长的岩洞的时候气瓶卡到上方岩壁,中性浮力还需多加练习。

越南的米粉,此行品尝过后,觉得名不虚传。在越南的第一顿,去的是一家很有名的餐厅,马上对越南米粉产生好感,好吃是一个原因,另外因为一路走来很少能尝到这么清淡又鲜美的食物。后来我发现在越南随便一个路边摊,米粉都是超赞的,于是米粉就成了我在越南的主食,每到一个城市,总会尝尝。

食物的味道,跟气味一样,会跟人对城市的记忆联系在一起。兰州的牛肉面、西宁的面片、拉萨的甜茶、博卡拉的咖喱饭、涛岛的海鲜炒饭、金边的叉烧饭和炒粉,还有越南的咖啡和米粉,说起一个地方的时候,就会想起在那吃过的东西,不一定是当地的特色,但一定是最让你印象深刻。

从泰国开始,因为进入热带地区,水果非常丰富,于是我爱上了 mango shake,几乎每天都会喝上一两杯。尤其是晚上,饭后一边拿着 mango shake 在嘬,一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很是惬意,虽然还要经常回绝各种摩的司机的热情搭讪。一路上,觉得最好喝的还是在胡志明,也是路边摊,但是比较隐蔽,在一个巷子里,一不注意就走过了。

坐了一晚上大巴,从会安经岘港到达河内。我到达河内的时候,过几天就是越南的国庆日,大街小巷都插满国旗。到达河内第一件事,就是去瞻仰胡志明同志。胡志明忌辰,跟越南的国庆日是同一天,那天恰好是国庆前最后一天开放参观,所以那天的胡志明纪念堂有大批民众在排队。跟毛主席纪念堂一样,转一圈就出来了,不允许停留,保持严肃。

越南曾是法国殖民地,河内也保留了很多法式风情的建筑,尤其在老城区。老城区的街道很窄,白天的时候,大家各自安静地做生意,但是到了晚上却是另一番景象,马路上小贩在推销各种服饰和小商品,细小的街道被堵得水泄不通。一个转身,整条街都是大排档,门口摆满小马扎,各国游客围坐在小小的马扎上,面前是一扎一扎的啤酒。

从暹粒开始,一路的交通都是选择巴士,越南是个长条形的国家,为了赶路,通常选择 sleeping bus,节省时间和旅费。到后来的时候,无论多么颠簸的路途,我都能睡死过去。最后一天,离开河内回国,差点没有赶上大巴。那天早晨下着雨,上车的地点不远但是我没有找到,等我找到并且距离只有一百来米的时候,大巴发动然后开走。我赶紧跑起来,对面一辆摩的也发现了我,司机过来只问了一声「nan ning」,我一点头,就上了车。幸好没多久就追上了大巴,顺利上了车。

过关的时候,心情有点激动。我还问工作人员要不要填写入境卡,他说「不用,你这是回家,回家不用填」。是啊,回家啦,在国外晃荡了这么久,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