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这么近,那么远


有两个地方,身边很多同事朋友去过都称赞不已,甚至还会再去。其中一个是日本,还有一个是台湾。

鉴于历史遗留原因,台湾一直处于特殊的地位。从地理位置上看,台湾离我们是这么近,可是其他的一切,距离却是那么远。而这一趟旅程,让我认识这个渐渐陌生的地方,一点一点地去发现它的魅力。

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已经将近半夜,幸好还有机场大巴到市区去。之前预定了在台北车站旁边的夹脚拖青旅,由于已是深夜,店里无人值班,所以工作人员把房间钥匙和注意事项都留在了前台,拿到之后自助入住即可。到达青旅已是半夜 2:30 ,发现有一群年轻人还在一楼的公共区域喝酒聊天,闲聊之后发现他们都是通过跑步认识的,还经常相约到各地去参加比赛。跟他们一起喝了点酒,简单寒暄之后便上楼休息。我发现整个旅馆的地板都非常干净,大家也都习惯赤脚地走来走去。后来在不同的旅馆住过,发现每一家旅馆都是这样干净。不仅仅是地板,还有床铺、卫生间等等也是十分干净,所有的一切都在体现着台湾人们的细致和认真。

共享单车在大陆是去年才逐渐被大家用起来,虽然之前大陆这边各地政府也都做过类似的事情,可是最后都没有人用。可是台湾政府却把公共自行车做得非常好,由政府和捷安特自行车厂一起做的 Ubike,遍布了台北的大街小巷,市民或游客用悠游卡即可租借自行车, App 上也能查询最近的停车点。

第一天的下午,便骑着 Ubike 到了中正纪念堂去看看蒋公。纪念堂建筑以蓝白两色为主,为方形格局。登上 89 级台阶后,在正堂里的,是蒋公的铜像。正堂往下,是纪念堂陈列和其他展览,一层则是蒋公使用的物品和书信展览。

到了傍晚,便爬上了 101 大厦附近的象山,静待落日。台北的空气和天气都非常棒,随着太阳渐渐西下,天空变得静谧。我一直坐到天黑,才下山去。来台湾,还有一个念念不忘的事情,是逛一下诚品书店,把敦南店、信义店都仔细逛了,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非常幸运地在一家捷安特车店租到环岛自行车。拿到车之后马上就奔赴九份,一个距离台北不远的小镇。也许是因为许久没有骑车,加上台湾闷热潮湿的气候,短短几十公里,到达九份的时候天色已黑,实际用时比预期的要多。加上山区起伏的道路,也让骑行变得更加费劲。

台北——九份——苏澳——花莲——台东——垦丁,这就是我的路线。时间有限,没有办法环全岛,于是选择了东线。相比西线,东线沿着尽量海边骑行,自然风光更佳,尤其是苏花公路这段,一边是山崖一边是太平洋,险峻秀美。从九份出来,不久就到海边,然后沿着海边往宜兰方向骑行。有遇到同方向的骑行者,由于双方速度不一致,一起走一段之后变分开了。下午的时候,遇到两位台湾的大学生,大家一起走了一个下午。由于他们想坐火车经过苏花公路这段比较危险的路段,于是在苏澳也分开了。自那之后,便再没有人同行。想起那句话:没有人能陪你走到最后。

在宜兰住下之后,想找咖啡店,却误打误撞地找到一户做咖啡烘焙的人家。跟男主人交流了很多咖啡的知识,最后买了几包挂耳咖啡,还送了我一个实木做的杯垫。那天的住宿是含早餐的,第二天一早按约定的时间挣扎着爬起来,发现阿姨准备了特别贴心的早餐,意大利面+南瓜汤+水果拼盘+布丁+咖啡,非常好吃。这样的旅行惊喜和感动,让我对后面的旅程更加期待。

苏花公路,是东线最危险但风景最美的一段。这段路沿着海边,有好几段隧道,甚至有一段道路是直接在山崖上开凿出来。这段路的危险就在于落石和大卡车,那几天没有下雨,落石带来的危险其实不大,更多需要注意的是大卡车,尤其是通过隧道的时候,隧道里通常只有一条车道,我只能尽量压着白线靠边骑行,但是还是无法避免汽车在旁边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飞速驶过。不过旁边就是太平洋,壮阔的大海跟蓝天相接,公路在山崖上蜿蜒,当我看着这段路的景色,吹着太平洋的海风,是骑行路上最舒服的时候,一路走走停停,享受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在清水断崖,看到山体直接延伸到海水里,需要仔细辨认才能看到刚刚走过来的公路,是硬生生在山崖上开凿出来的。

花莲到台东距离 160km ,骑车的话需要整整一个白天,并且会非常累,紧接第二天还有 130km 才能到垦丁,为了节省体能,不想第二天太累,最后选择坐火车到台东。花莲和台东,这两座东部城市的夜市非常出名,除了大型夜市,街上各种小吃店,人们夜生活丰富,即使到了深夜,大街上依然热闹非凡,跟北方的夜生活形成鲜明对比。

当我最后抵达垦丁的青旅,结束东线的环岛时,这段长途骑行算是告一段落。在台湾骑行,是一种特别不一样的体验。租车的时候就已经体验到台湾人们的热情;遍地的便利店,提供的服务甚至超出你的想象,让你的旅途不用担心补给;还有舒适的民宿,能够好好休整,每天以最充沛的体力上路。记得中途遇到几次修路只能单边放行的路段,道路一头的工作人员总会告诉另一头的工作人员,要等我这个骑车的经过才能放行对向车辆。所有这些细节,让我觉得倍受感动。

垦丁的这家「简单生活」民宿,没有坐落在热闹的垦丁大街,而是在半岛的另外一边,面朝大海,有一个大大的院子,几张长椅,晚上大家都围坐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天南地北地聊天。恰逢满月,月亮又大又圆,从海面升起时,照亮整个海面。印象最深的是老板娘的女儿,非常漂亮,大家都在问她有没有人追,结果却是妈妈把女儿的暧昧史,跟大家分享了一遍,搞得女儿特别不好意思地央求妈妈不要再讲了,最后妈妈还总结了一句:反正上大学之前不许谈恋爱!

到垦丁,还有一个要做的事情是去潜水。在台湾,最漂亮的潜点都在离岛,可是时间紧迫,最后只好选择在垦丁潜水。海水的能见度不错,可是景色实在一般,热带鱼和珊瑚的种类都不多。潜导也没有非常尽责,四人一组,没有安排特定潜伴,装备检查、更换气瓶也是我自己完成,没有配备电脑表,甚至出发前没有检查我的潜水证。虽说潜水应该自己负责好这些,但是潜导能够 double check ,肯定更加放心。

旅程的倒数第二天,坐高铁从高雄回到台北,顺时针画了个圈,结束台湾的行程。后来当我想起我在岛上遇到的人的时候,一张张脸庞浮现,组成了我对台湾人们的印象。他们好心又热情,过着真实鲜活的市井生活,却不失恰到好处的温暖和人情味。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 taiwan-photo